读书观最重要,勉力深阅读
分类:科技生活

人民日报:大学生阅读,应做“深呼吸”

“双11”当天,各大电商平台图书成交额过亿,畅销榜图书多为时下流行小说,如《好吗好的》《摆渡人》《解忧杂货铺》等等,考试类书籍也都占据了畅销榜的前列。而一些“大部头”“经典”则少有问津。 那么,“经典”是不是越来越没人读了?经典真的就那么难读吗?本期聚焦几个年轻人的创意,看他们是如何在“速读”的时代,让深阅读好玩起来的。 给阅读做“减法” “你读了几本书?”“读这些书有什么用?”如今,读书常常被赋予太多的潜台词。如何淡化阅读的外在功利目的,让阅读真正回归纯粹?有人认为,需要适当做一些“减法”。 “阅读邻居”读书会就致力于这件事。“阅读邻居”是一家书店定期举办的读书会,每月一期,自2011年起至今已举办51期。不同于一对多的灌输式讲座,“阅读邻居”每期限定12—15人,要求参与者阅读指定书目。成员多对多进行交流,每一个人都要说话,以保证阅读的深度和良好的互动。 “我并不靠卖书挣钱。书店更像是一个爱好,如同任何人在生活中都可能会有的爱好一样。”书店老板邱小石说,阅读若采用量化的形式,未免疏离了阅读的本质,所以举办“阅读邻居”读书会的初衷也很简单——“让读书会陪你愉悦地度过一个下午的时光。”在“阅读邻居”读书会的阅读书目中,一些所谓的“畅销书”难见身影,以社科类经典为主,选取生动有趣的主题,如“好故事人人爱——《说史记》”“在纸上重建城市——《东京文艺散策》《我的双城记》”等等,追求阅读的兴趣和质感。 读书会发起人之一绿茶在文章中这样写道:“爱阅读,爱分享,我们都是阅读的邻居。”读书会让真正热爱阅读的人聚在一起,进行奇思妙想的碰撞,开拓更广阔的阅读领域,在城市的一隅寻求精神的归属感。无关效益,不求数量,但求质量。“能在浮躁的世界中沉下心来停顿4小时,多么难得的体验。”“它开启了我的另一种生活方式。”一位读书会成员说。 阅读在这里变得纯粹,原因是做了“减法”,剪除附着在阅读上的功利色彩,人们在文字中袒露真实的感受,体味书籍带来的精神愉悦。 让经典“动”起来 提到经典,人们往往容易联想起古代典籍,“故纸堆”里的佶屈聱牙常常让人望而生畏。而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研究生李剑章则对经典有着不同的理解,“不同时代有不同时代的经典。唐诗宋词是经典,现代《呐喊》《彷徨》《呼兰河传》是经典,当代文学的《林海雪原》《青春之歌》同样也是经典。”爱看“经典”的他侃侃而谈,“经典书籍经历过岁月的淘洗,可以让我们的心灵更加充实,通常会比快餐式的书籍更有价值。”李剑章说。 李剑章被同学们戏称为“阅读狂人”,在他看来,阅读要与实践结合,让经典“动”起来,将知识运用到生活中,经典读起来才有趣。在担任中国人民大学“读史读经典”项目辅导员时,他对此感受尤深。“读史读经典”是由学校官方制定的,就是要引导学生回归经典。在学习“通史、断代史”阶段,学生们被要求完成5篇读书报告、至少3次读史实践、至少2次读史导读讲座。 如何让学生读下去,是这个项目能否顺利实施的关键。老师们通过丰富多彩的活动,让看似死板的文字“活”起来,让学生在阅读、实践、交流和体验中走进历史现场,感受经典的勃勃脉动和生机。李剑章讲了一个“将错就错”的事例,今年5月29日,他带一个班的学生到国家博物馆参观。等他们走进博物馆才发现走错了,是从出口进去的。于是李剑章提议,大家将错就错,沿着清、明、元、宋、唐、汉、秦、周、商、夏的倒序回溯历史,直到原始社会,最后从入口出来。“这反而让我们有机会从另一种角度看待历史。”李剑章说,整个参观活动变得新鲜有趣。 “这个项目不是要培养学生的 考据癖 ,更重要的是让学生们养成 以史为鉴 的思维,从历史和经典中汲取能够为我所用的力量。”李剑章说。这位阅读狂人,对经典有着自己的理解:“功利化的书里也有精华, 经典 中也不乏糟粕。真正有价值的书是那些表达了苍生爱恨诉求的作品,是那些顺应乃至引领了历史前进方向的着作。” 历史学博士的读书心法 不久前,冯立在他的微信公众号“韧勉观察”上发布了《2100本阅读总结》,他是清华大学历史系的博士生,是远近闻名的读书“大牛”。他为更多人熟知,是因为几年前他写的一篇文章——《海淀知名书店指南》,文章以图文的形式介绍了北京海淀区的30多家书店。过去的两年中,冯立平均一天读一本书,“去年一共读了380本书。”他还有个习惯,就是每读完100本书就写一篇读书总结,分享自己的阅读心得,并从中选出10本最佳图书。“其实也是鼓励自己更多地精读,单纯追求数量就没有质量了。” 冯立认为,读书最关键的是要记笔记,很多人“读完书却记不住”的原因就是没有将碎片化的信息整合起来。着名数学家华罗庚有一个读书的“厚薄法”,把读书概括为一个从厚到薄、又从薄到厚的过程。从厚到薄,冯立通过记笔记实现。他将笔记分为三个层次:首先将看到的好句子和段落勾画出来;其次按照书籍的目录整理此前标注的碎片化笔记,此时还是作者的逻辑;最后则以自己的逻辑梳理提纲,这样才能将别人的东西内化成自己的知识。而“从薄到厚”的意思是,读这本书时遇到不理解的概念,就要再阅读其他书籍,书“越读越厚”,从而将知识体系填得更丰富。 “在信息迅速膨胀的时代,追求大段空闲的时间不太可能,因此,要充分利用碎片化时间,将不同的时间配比不同的阅读模式,通过日积月累达到阅读效果的最大化。”冯立将时间分为三种:第一种是较空闲的大段时间,比如周末下午的半天,用来精读所在行业的必读书目和经典;第二种是相对固定的空闲时间,如午饭和晚饭前后的半小时,可以阅读通识类书籍和小说;而第三种则是更为琐碎的时间,比如乘地铁的1小时,可以用听有声读物等科技手段完成阅读。 尽管读了超过2000本书,冯立并不认为“刷数字”是读书的终极目的。“读书是为了丰富自己的人生阅历,提高个人能力修养,从而建立最贴合你习惯的、属于你自己的知识库。”在《800本读书总结》中,冯立援引金克木先生的话:“照我的想法,同是读书人,读同类的书,只讲数量,十八岁的不会比八十岁的读得多。这不成问题,所以刚上大学不必为不如老教授读书多而着急。应当问的是:自己究竟超过了那位八十岁的老人在十八岁时的情况没有?若是超过了或大致相等,就可放心;若是还不如,那就该着急了。”

■记者 张潇

日前,一则小故事在微信中流转:一个年轻人崇拜杨绛,高中毕业时给杨绛写了一封长信,表达自己的仰慕之情,并倾诉自己的人生困惑。杨绛的回信诚恳而直率:“你的问题主要在于读书不多而想得太多。”

“其实,我倒是觉得,电子书的便利使得我的阅读范围更加广阔,阅读量也多了。纸张和电子产品只是载体不同而已。”西北大学大三学生王锦月说。“读书月”期间,记者走进西安高校,对大学生的阅读习惯进行了调查。

当下,读书不多却想得太多的年轻人并非个例。电子媒体时代,微博、微视频、微小说等新形式的出现,让大学生得以更方便、快速地获得信息。娱乐性、消费性的阅读,已经成为大学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并逐渐固化为大学生的阅读习惯。与此同时,传统的、深度阅读的习惯却与大学生渐行渐远。

大学生的阅读积极性更高

当碎片化、快餐化、功利化的“浅阅读”渐成趋势,不少专家担忧,长此以往,会导致其思维碎片化,独立思考的能力不足,以及难以形成良好的人文素养等一系列问题。

“我这个学期最开心的事,就是看完了全本的《三体》。”这是西安外事学院大二学子路宝远的回答。记者最近在西安3所高校随机做了调查,31名同学中,有5位每学期读书10本以上,21位同学表示自己每学期看2~5本书,5位同学每学期看书少于两本。

遥想上世纪80年代,电视机数量极少,阅读成为年轻人接受信息的重要渠道。黑格尔的《美学》、李泽厚《美的历程》、汇编的《萨特研究》等哲学书籍,以及《红与黑》等外国小说都是年轻人竞相购买的对象,不少地方的新华书店还出现了排队购书的景象。

2017年公布的第十四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显示,2016年我国国民人均图书阅读量为7.86本,纸质报纸和期刊的阅读量分别为44.66期和3.44期。与2015年相比,纸质报刊阅读量持续下降。相对而言,大学生的阅读积极性更高。

但反观今日青年人的阅读习惯,阅读载体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在学校的路上、在食堂、在教室,我们总会发现很多人或是低头浏览手机,或是戴着耳机听“有声读物”,或是手捧“电子书”阅读。“我喜欢阅读,但平均下来每天只有不到半小时读书,因为我平时上网浏览信息更多。”宁夏大学大四学生高芬说。

记者的调查显示,20位同学最喜欢读各类小说,其他图书和专业书相对读得少。路宝远说:“平常的阅读主要是消遣和应试两种需求。消遣的话,选择网络小说或者经典名著比较多。”

记者采访中发现,类似的例子并不少见。不少同学表示,平时学校的课程安排比较多,加上大学校园里的学生活动丰富多彩,“没有时间”“没有阅读的冲动”等理由使得同学们平时会更多地选择上网、“刷微博”和“上微信”等阅读方式。耐下心来阅读、思考,阅读经典文史哲书籍的大学生更是少之又少。“我会利用很多零碎的时间来读书,比如等公交的时候,我就会把手机拿出来读一读。最近,我比较喜欢听书,前一段时间完整地听完《平凡的世界》,这样积少成多就读书较多”,中国人民大学硕士研究生郑凯怡就是典型的代表。

在大学图书馆工作的刘老师表示,对网络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大学生来说,获得信息变成一件简单的事情;而阅读碎片化,一方面使得学生们“杂学旁收”,另一方面也使得阅读有深度的读物变得不大容易,从而使得轻松的文学作品更受欢迎。

尽管电子化阅读具有携带方便、容量较大、可选择范围广等优势,但是不少专家还是直言,利用零散时间进行的阅读,获得的是碎片化信息,令读者无须严谨思考,容易患上思维 “惰性”。正如《娱乐至死》一书的作者尼尔:波兹曼所言,一切公众话语都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阅读变得轻盈的同时,也开始变得不再严谨。

深度阅读 选择传统书籍略多于电子设备

一组数据耐人寻味,据报道,2012年,中国出版的图书达到了414005种,册数为79.25亿册,出版图书的种类和数量都是世界第一,但根据《第十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的显示,2012年,中国18—70周岁国民的图书阅读率却仅为54.9%,国民人均仅读4.39本书。与之形成对比的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统计显示,北欧国家国民每年阅读量多达24本书左右。

第十四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显示,有数字化阅读行为的成年人中近九成为49周岁以下人群,纸质读物阅读仍是五成以上国民倾向的阅读方式。对于同样内容的纸质版和电子版图书,在数字化阅读方式接触者中,有51.2%的人更倾向于购买电子版。

步入高校附近的小书店。记者发现,在这些书店多是英语四六级、雅思、托福等英语辅导书,以及计算机考试、研究生考试、公务员考试等工具书,数量占据书店图书总量的半壁江山。书店老板表示,大学生对于工具类的书需求较大,因而这类图书销量要比人文修养类图书销路更好一些。

而在同样问题的调查中,记者发现,有超过六成的大学生表示深度读书还是选择纸质书籍。虽然“玩手机”的时间不少,但是说到书籍的阅读,选择电子阅读器的同学约为四成,其中选择kandle这样的阅读感觉接近纸书的阅读设备的同学不少。刘伊希说:“每次寒暑假,必定要在学校图书馆借书,也是严肃读物越要选择纸质书,因为阅读纸质书籍比较容易‘逼迫’自己专心,而其他的阅读也是在kandle上读起来更好,类似于ipod的荧光屏幕容易分心,而且眼睛也容易累。”

北京林业大学大二学生江曼说:“面对未来,有时候会感觉比较迷茫,除了老师布置的作业,剩下的时间不知道看什么书比较好。我们周围很多同学,会看英语书,不仅是为了考四六级,也希望对未来工作有帮助。”

持同样观点的还有研二的邱林,他说:“电子阅读设备便捷,在哪里都可以打开来看;但是纸质书籍是有仪式感的东西,在嘈杂的环境里,有点深度的书就不大能读进去。” 各高校的调研数据显示,大多数学生平均每天课余阅读时间为1至3小时,一半左右的学生选择利用零散、碎片时间读书,且阅读电子书多于纸质书。

“由于课本的趣味有限,体会不到读书的快乐,很多同学的阅读兴趣在基础教育阶段就已经被磨灭掉了,在大学阶段自然不会自觉主动去阅读。”山西大学国际政治专业硕士研究生荣梓汀说,“不少同学的阅读,都带有明显的功利性,为考试而阅读的占绝大多数。”

大学期间养成正确的读书观最重要

记者采访中还了解到,尽管无论是本科阶段还是研究生阶段,任课老师都会不定期开列书单,要求同学阅读,但由于不少专业书晦涩难懂,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与精力。加之老师推荐书单之后,却没有很好的反馈和验收环节,不少同学在记录下书目之后,并不认真阅读。

记者收集了长安大学等几所高校统计的借阅数据,发现除专业书籍外,文学类、哲学类图书的借阅率最高。如各校2016年度本科生借阅率排名前10的图书有《梦的解析》《围城》《红楼梦》《平凡的世界》《雷雨》等。

“我能理解现在的孩子面临着各种考试的压力,要考各种证书,也面临着升学的压力。”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李伟教授表示,“但很多资质较好的孩子,并没有在大学期间为自己找到明确的定位和发展目标,才会在他人考取各种证书的时候盲目跟风。加上当前大学校园中普遍存在的短期功利主义倾向,也让阅读、考试、获取知识均变得功利起来。”

经典读物借阅量不低,那么阅读效果如何?以阅读难度较大的中国四大名著为例,调查发现,超过六成的大学生表示都读过四大名著,但是真正完全读完原著的不超过三成,大学生有的选择影视作品,有的阅读简本。一位中文专业学生有些不好意思地表示:“四大名著里,我完整读完的只有两本,其他两本尝试过多次,发现确实很难坚持读下去。” 对此,中文专业辅导员王老师表示遗憾;在她看来,中国古典文化只能从影视作品中获取相关知识是比较遗憾的事情。但是她也表示,在如今快节奏、碎片化的环境里,不仅要阅读经典,还要利用好新媒体、自媒体进行阅读和学习。

“阅读一切好书如同和过去最杰出的人谈话。”哲学家笛卡尔的话启迪我们阅读需要长期的积累,速成式、功利的阅读,或许关乎成绩,但却无法关照个人涵养与性格塑造。

在大学图书馆工作的刘老师看来,为了“休闲”或是为了“应试”而阅读都有些偏颇,但是总体来说都是为了获得新知识;大学期间,同学们要努力养成自己的读书观,逐渐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这样的习惯才是能够终身受益的。

培养“深呼吸”式的阅读习惯

当代大学生,面临着更多的压力,也面临着诸多挑战。在大学里,他们应该如何进行学习,如何利用好有限时间恰当地阅读,跳出阅读的怪圈?

“不得不说,微博、微信确实给我们的生活增加了乐趣,扩大了我们的信息量,是社会、科技发展的必经之路。因而,我们也不能一味将之视为洪水猛兽。但是在信息化大环境下,学校、社会、家庭和学生个体都应该认识到在现在信息泛滥的情况下,要保持头脑清晰,逐渐养成系统化、结构化思考能力,平衡好浅阅读与深阅读的关系。”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教师郑伦表示。

专家们建议,尽管以提高英语水平和准备就业为目的的阅读也必不可少。但是,碎片化和功利化阅读不应成为大势所趋,应该适可而止,毕竟大学生还是应该致力于以拥有完整知识结构、塑造性格、提升涵养为目的的阅读习惯。

“对于大学生来说,要提升自己阅读的水平,要从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开始。”还有专家指出,要对学生的阅读进行有效地引导,而且要从小学教育阶段便开始,不能让学生的阅读只是停留在课本范畴,要让学生学会在海量的书籍当中学会寻找到适合自己的书籍,并在此基础之上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

“老师也要做好学生的阅读引导,鼓励学生进行深度阅读与深度思考,让学生们意识到良好读书习惯的重要性。”浙江金华宾虹小学语文教师盛婉彬对此深有感触。

记者了解到,不少高校已经采取多种努力,培养与引导学生养成“深呼吸式”的阅读习惯。中国人民大学就在2014年新学期之初,在2013级本科生中实施“读史读经典”活动,力求实现大学生智力与人格双重发展的目标。

根据中国人民大学的教学方案,学生将在大一下学期到大二上学期集中安排为期一年的研习计划。其中“经典历史著作课外阅读” 纳入通识教育模块必修课,“原著原典选读课程群”纳入该模块选修课,各计2学分。必修课分为“史学阅读”和“读史实践”两部分,“史学阅读”要求学生在第一学年精读2本、泛读3本通史和断代史经典,每学期提交一份读书报告;“读史实践”要求学生至少参加10次与历史相关的实践活动,项目后期进行总结评估、 汇编笔记和调研,形成活动成果。

读书是大学文化最有机的组成部分,于大学文化的塑造、于青年学生的成长都十分有益。中国人民大学校长陈雨露提出,“希望人民大学的学生,在本科毕业离开母校的时候,头脑里要装着20部经典历史著作或其它经典著作,以此增加对历史纵深的认知厚度,拓宽分析问题和观察问题的历史视角,形成科学的方法论。”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本文由365体育网址手机发布于科技生活,转载请注明出处:读书观最重要,勉力深阅读

上一篇:人工心脏通过伦理审查进入临床试验,心衰患者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